角落处

cosmic of love 宇宙公主(Celestia princess)&丹尼尔

宇宙公主(Celestia princess)&丹尼尔
大赛管理员并不是什么简单的工作,除了要应对参赛者的各种杂七杂八的事务,丹尼尔还得应付上头那些老不死的神使大人,当然,这些平均年龄超过几世纪的长者脾气不免有些稀奇古怪喜怒无常,经常下达一些不合常理甚至可以说是任性执拗的命令,显而易见,全都是些不省油的灯,但其中不乏通情达理的人,Celestia princess,一个管理者创世神只是一时兴起创造出来的大陆的神。是一个高雅端庄,十分具有领袖气质的女王,偶尔来看看凹凸大赛的进度,也经常向创世神提出一些改造大赛秩序使其变得不那么残酷的建议,只不过执拗的神一直没听进去罢了。
“丹尼尔。”某天他正在工作中忙里偷闲搭积木,清婉声音猛然从身后传来,他吓得一抖,手上的红色三角板哗啦啦散了一地,“Celestia,”他尴尬地转过头打招呼,“你怎么来了。”
“我现在的思维有点乱,Equestria现在有些不太····和谐,”她抱有歉意地看着洒落一地的积木,轻言,“抱歉打扰到你了,丹,但是我确实有些烦恼。‘’
丹尼尔停下收拾积木疑惑地看向她,他明白眼前的女王可不是那种多愁善感的类型,除非真的发生了什么事
“发生什么了?‘’他像劝导某些比赛失意的参赛者一样,温言问道,同时他也注意到Celestia的某些变化,
发色的变化,还有体型,甚至可爱标志的变化
‘’Luna走了。“漂亮的眼睛难掩一丝悲凉





两个共同管理着Equestria的女王,因为妹妹不满于自己管理下的荒凉,误入歧途的妹妹成为了梦魇之月,得到了堪为恐怖的力量,而最后的结局却是姐姐用魔法囚禁了妹妹,自己则接手妹妹的管理,同时承担日月交替的职责
她成了女王,整个Equestria独一无二的女王
“我没有给她退路,她也没有给我退路。”漂亮的眼睛难掩悲哀,但那双眼睛反而透露出愈发坚强的光。
’‘现在只有我一个人管理者Equestria,我应当学会承担,很抱歉我耽误了您如此多的时间,丹,我现在必须回去了,我不能逃避太久,今后也不可能逃避了,我的小马们仍需要日升月落,仍需要一个领袖。“
她将长长的鬓发拨至耳后,露出光洁的脖颈和金色的颈饰,嵌在花纹镂空中鎏金的希腊式太阳,与她新的小马标志一模一样
”可能这次告别后将会过去一个相当漫长的时间才能再见面,丹,我如今的职责可能会让我永远待在Equestria。“
年幼的女王毅然说道,单薄的背影缓缓移动着渐行渐远
丹尼尔没有说什么,Celestia,一个年轻的领导者,在一贯严肃不苟言笑的神使中的特例,在披着统治者外衣下的年幼女孩,其实她并非是天生的王,令人生畏的气质并不与生俱来,他和她相识已久,他透过那层王的外衣,窥到的只是一个相当温柔美丽,一点也不严厉,甚至还有些淘气的灵魂,但今日一别,待再见之日,还会是一样吗,巨大的白色羽翼展开飞入云霄,过耳的空气流动声宛如温柔的呓语,久久回荡在大厅

很多年很多年以后,当百忙之中的丹尼尔忙里偷闲准备建个海盗船捎给Celestia顺带嘲讽下某团时,年轻的女王又来到他身后,然后又发生了之前心血一地流的场景
他还来不及心疼自己即将完工的成果,便立马被眼前的Celestia给震惊到了,她的变化不只是气质的变化,还有形体上的,修长的个子,自然卷宛如黄昏的海浪一样长长的渐变色发,下面还别着小星星的积木发饰,还有稳重的温柔声线,美丽柔和的高雅面庞,不得不承认,她确实变成了一个合格的女王


有一千年左右了吧,他估测了一下时间,女王笑着看着他,嘴角撩起一个优雅的弧度,‘’你现在仍然很忙。‘’
’‘确实,’‘他耿直回答道,”凹凸大赛一直很忙。“
’‘凹凸大赛····仍然在继续?”她轻皱眉头
’‘确实,神可不会看厌残酷的厮杀。“他眸中透出一股无奈,继而望向女王那张担忧的脸,问,”你怎么有时间来抽空来凹凸星?’‘
“luna回来了,我的学生将原本可爱的她带了回来,我和她已经协商好了,决定共同管理Equestria。“谈及姐妹相聚,Celestia的脸庞重新绽出一抹笑意
”祝贺,‘’他也露出一抹由衷的笑容,望着CeleCstia可以说得上是优雅的笑脸,内心对之前的担忧荡然无存,没错,她还是她,仍然是一个温柔的人
“这一千年中,我想清楚了很多事,‘’Celestia的声音听起来十分悦耳,”独自承担并不是那么好受,我教过三个学生,她们都很棒,然而每个人的命运都是不同的,所以我不相信只有参加这个比赛才能拥有不同的命运,一切都可以靠自己争取,‘’她难得说出那么多话,然而并没有要结束的意思“我在这一千年中,也开始慢慢回忆起过往,也开始试着心平气和的对待过去所有的好的或不好的事,我试着用回忆来消除大部分的孤独,或,但并没有那么奏效,过去的已然过去,永远无法带来新的东西,当然不只那一个,我想还有另一个原因。”
‘’是什么?‘’
“是你,丹,”女王的笑意未减,温柔的目光好似晨曦,悦耳的声音仿佛温泉淌入裁判长的耳朵,刺激着他的听觉神经,“我感谢你每次都为了我向创世神上达我的提议,尽管没听过一次,也感谢你能在神使之间与我保持友好的关系,而从不像别的神使因为我的国家的弱小而歧视或疏远我,也不会诋毁我的子民,相反,你给予了我许多次的慰问,同时我也我感谢你在那天能抽出时间够聆听我所说的一切,也感谢你每一年送来的小积木,一千个,我不得不专门腾出一个房间来摆放它们,”她将秀发拨至耳后,不仅发饰,连精致的月亮耳坠也是丹尼尔送的积木,“所以,丹,我一直感谢着你的善意,我在这段漫长的一千年时间里一直想着你的话,你的样子,你的微笑,还有你友善的帮助,我在此特意向您致以我的谢意,善于积木,友善可爱的天使长大人。”

相当美丽的眼睛满盈笑意,温柔的目光一直追随着丹尼尔,然而善于积木友善可爱的天使长却难得别过脸没有说任何话,只是用手挡住发烫的脸庞,将明显有些局促不安的双眸投向远方

这篇其实以前在贴吧放过【捂脸

大概有后续?准备写个凹凸小马paro

【RD&RP】迟来的520段子——礼物

      [ooc、渣文笔注意】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5,20,快乐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面前的金发女子别扭的朝自己递过来一盒包扎得十分精致的礼物,语气透露出隐藏不住的局促,dipper. gieeful挑挑眉,想要说些什么但还是识趣地憋了回去,毕竟这可是自从他打伤她的白发表弟后她第一次主动来找他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多谢,pacifica小姐,“一如往常,他朝少女露出和熙如同加利福尼亚初夏朝阳般的微笑,那也是她以前经常对自己露出的

        ”........“pacifica瞟了他一眼,没有说话,转开身欲离开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等等,”dipper意外地拉住少女,疑惑的问道,”你要去哪?“

           ”与你无关,gleeful。“pacifica转过脸有点生气的望向他,”放手。“

       ''为什么那么抗拒,我们可是朋友。‘’他故作难过的望向少女,仍未放开她的衣角

           ''我们可不是朋友。‘’少女小声的嘟囔着“从你伤害giddon时就不是了。“

         ”至少以前是。''

          ‘’有区别吗,反正现在不是了,“pacifica夺过自己的衣角,恼怒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”那我可不明白了,既然我们不是朋友,你为何会送我礼物呢,难道你没有原谅我吗?''男孩皱起好看的眉头,疑惑的眨眨宝蓝的眼睛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还没有原谅你啊,我只不过是出于好心在今天给全重力泉的单身汉送温暖啊,''pacifica交叉着双臂,大方的回复道。

         噗.....他有点想笑,这确实只有pacifica.southeast才会想出的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不过你貌似也不需要,”pacifica眯起双眼,上下打量他,语气带着几丝痞气,”我总觉得gleeful先生你只要肯动动手指,全重力泉的大姑娘小媳妇都会趋之若鹜。“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”是吗,惭愧,我现在还只收到一位大姑娘的社区温暖。''

          dipper扬扬手中的礼盒,笑容依旧温文尔雅

           ”嘁.....''pacifica白了他一眼,脸上却扬起掩饰不住的笑意

      男孩在一旁看着她笑了笑:“所以你还是对我笑了,我们还是朋友,对吧?''

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我可没有对你笑啊''pacifica重新调整好情绪,抱着双臂不去看他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真是令人无话可说啊pacifica小姐,究竟我怎样做才能获得您的原谅呢?“稍稍苦恼的语气,配上男子微皱眉头的脸,异常的适合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嗯.......去给giddon负荆请罪,或者对will好点?“

           ”这样就可以了吗?''

        ”看我的心情吧,也许会,或者不会,要不就什么都不做,也许明天,或者下辈子,我就会无缘无故的气消了呢?''朝男子做了个鬼脸,pacifica一个转身跑进树丛,“我还得去给怪老头送礼物,好好享受你的礼物,光棍先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得得,dipper耸耸肩,好一个加利福尼亚的金发傻妞,真是个让人言语无能的存在,不过也果然,他扬起脸,讽刺般的笑了笑,也只有这等人物的存在,才会使一贯漠不关心任何事的他一直惦记在脑海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动手拆开红黄相间的卷边绸带,刚刚打开花纸,小小的礼盒便爆炸开来,五颜六色的彩带和闪闪发光的荧光纸扑面而来,顿时,平日里衣冠整整,一丝不苟的dipper.gleeful先生便宛如节日里悬万国旗的海船,顿时五光十色,熠熠生辉

        他还来不起反应,一声清脆的咔嚓声便从草丛传来

         急忙调转视线朝草丛望去,少女端着相机,脸上是他再熟悉不过的宛如加利福尼亚初夏清晨的微笑

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就勉强当为我原谅你好了,dipper"